壮丽70年武义熟溪桥篇|一座古桥,见证乡愁

2019-11-06 07:57:40

但我望向家,暮色渐浓,思乡之情在成熟的小溪桥上...

800年来,流动的成熟水流只是凝视的瞬间。没有人能数清河上暴风雨的桥,成熟的小溪桥。斑驳的桥面承载着武夷人奔腾的脚步,红色的桥盖见证了归途旅客的深情。

苏锡桥,武夷的象征,充满了武夷义人的思乡之情,见证了这座小城前世的繁荣。它建于南宋50周年,已有800多年的历史。它遭受了许多灾难,并多次被火和水摧毁。然而,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它被摧毁和建造了许多次。它仍然高高耸立,横跨舒溪河。它承载着岁月的深刻记忆,仍然充满了人。它不停地流动,像波浪上的彩虹,像河上的小船。

穿越800年的旧桥变成了乡愁

“一百英尺长的长虹锁住了蓝色的水流,卢廷迪普在寒冷的秋天打扫干净...从远处看这艘船从桥下驶过,人们似乎怀疑它是否正朝着镜子的中部驶去。”木石结构的廊桥有一个双层亭子,屋顶有双檐,拐角高耸。武义县中心处处透露着历史气息。这件艺术珍品是武夷千年历史最具象征意义的见证。

熟溪在古代被称为“五羊川”。据说只要河里有水,河两边的米就熟了,所以就改名为熟溪(Ripe Creek)。当舒曦穿越武义城,给两岸交通带来不便时,南宋迎来了它的第三个年头(1207年)。为了避免人们涉水过河的痛苦,武义县的主要著作《石于宗》提供了薪水,并筹集了资金来主持一座九孔十墩的木桥的建设。从那以后,北方和南方的天然地堑改变了它们的方式。这座木桥的建成在武夷的历史上留下了辉煌的印记。人们感谢石于宗的主要著作,并把这座桥誉为“石公桥”。迄今为止,“来自石工”的牌匾仍然高高挂在桥中央。

明代万历四年(1576年),增加了一座桥屋,成为风雨廊桥。历经800年的风雨,这座古桥被反复建造和摧毁。即使在现代,也不乏厄运。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这座古桥再次被日本人摧毁。桥楼被拆除,为萤石运输铺路,桥头建了一个碉堡。抗日战争胜利后,这座桥被修复并开通了。新中国诞生后,这座古桥真的在春天就已经死去,受到了应有的重视和保护。自人民政府成立以来,人民政府已拨出资金进行多次修缮。1986年,桥梁、枕木、木板、桥楼等都被拆除和更换。这座桥两端有一对石狮子,使它更具民族性。桥上的亭子被加高并改名为“年丰阁”。著名书法家沙梦海欣然为这座亭子题写牌匾。著名艺术家罗恒光、金蔡健、叶一苇、姜东舒、郭钟铉、刘江等的沙老牌匾和书法都有自己的特色,为古桥增添了美丽的文化景观。

成熟溪桥的现有结构是一座木石覆盖的桥,建于1946年,建于清朝。它南北贯穿熟溪,全长140米,桥面宽4.80米,贯通高度13.40米,有9个洞和10个桥墩。桥的两边间隔设置凳子,供游客休息。凳子把廊桥分成三条车道。在古代,行人在两边行走,马在中间开放通行。现在只有行人被允许通过和观看。桥的两侧都有独具江南特色的木栏杆。现在,沿着绿色石板的台阶走上古桥,从栏杆向远处望去,你可以看到武夷镇美丽的风景。

爱情会让人们的心重新燃起思乡之情。

在吴正毅看来,苏锡桥与“乡愁”这个词密切相关,承载着许多人一生的记忆。“在桥边长大,我最喜欢桥的夏天。小时候,夏天晚上我经常卷起草席,睡在桥面的地板上。桥两边的木凳子上挤满了人,拉着家务。桥头小贩们大声叫卖他们的商品,非常热闹。”今年70岁的陈深情地回忆道。

然而,一场百年难遇的暴雨撕裂了吴正毅的思乡之情。

2000年6月23日,由于暴雨和洪水汹涌,熟溪桥中段被冲走并坍塌。

阎梁冬的文章《2000年,我的桥伤记忆》回忆了当时断桥的悲剧场景——

我在离成熟溪桥不到100米的河边停下来。这时,数千人已经站在舒溪河的两岸。我焦虑地盯着河水,但看到河水浑浊、树木、荆棘和庄稼缠绕其中,以极快的速度向下游推进,拼命地抓着桥。很快,成熟的小溪桥只露出了亭子中间高耸的一角。凶猛的洪水肆无忌惮地咆哮着,猛烈地拍打着河边的石堤,不断发出“嘣-嘣-嘣”的刺耳声音,让人不寒而栗。没有人笑啊笑,人们悲伤的目光聚焦在古桥上。

晚上,天空仍然漆黑一片,但是雨突然停了。据说,人们的精神会预见到一场灾难的到来,紧张的表情会蔓延到每个观看大桥的人的脸上。每个人都可能在祈祷:天堂,保佑我这座古桥平安无事!又一个洪峰轰隆隆地出现了,速度和一个电开关一样快。灾难往往在瞬间到来。这时,我和人们突然看到一艘10米长的铁采砂船像猛兽一样从上游直冲桥来。它似乎会给这座没有任何抵抗的桥一个致命的打击。人群中突然发出集体暴力“哦!”随着一声巨响,采砂船“砰”地撞上了中间的桥墩。随着这巨大的噪音,古老的盖桥倾斜的屋顶被洪水慢慢淹没,消失了。

“咳溪桥坏了?!”消息传开后,武夷人民对此深感关切,许多人哀叹,许多人捂着脸哭泣。许多人在雨中来看望她,安慰她,看到她的灵魂破碎,她的食物不甜。“熟溪桥是武义的象征,武义离不开熟溪桥!重建熟溪桥……”800多年的熟溪桥,伴随着一代又一代武夷人,承载着人们许多美好的回忆。多年来,它积累起来,倾注了一份不可分割的爱。修复熟溪桥已成为五邑人民的共同愿望,如熟溪的洪流,并已成为一股强大的力量。

6月24日,洪水没有停止,成熟溪桥的救援和重建计划开始了。县政府成立了紧急救援和修复领导小组。驻金某部200多名官兵赶赴现场进行紧急救援,省市有关部门领导赶赴西桥检查灾情,指导抢修,带头捐款。“五十美元,一百美元,两百美元……”从政府到人民,从领导到人民,感人的捐赠场景在吴川上演。在短时间内,筹资办公室收到了该县村民200多万元的捐款。一份捐赠和一份爱都是为了共同的愿望——让成熟的小溪桥再次发光!不到2月,2000多人捐赠了100多元,其中包括来自武夷山的43名台湾人。有30多个单位(集体),万元以上。

在300多天的修复过程中,许多人在日出前来到这里,期待着这座桥的辉煌早日恢复。日落之后,许多人都不愿意离开,回过头来,期待着在成熟的溪桥日落时看到美丽的景象。2001年5月28日,大桥修复完成后,向公众开放。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观看。人群兴奋得嗡嗡作响。这一盛会是前所未有的。这座桥被轻轻抬起,刷过栏杆。这座桥似乎“活”在我们面前,就像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与公众交谈,解释过去的繁荣和今天的新意图。

这座古桥充满了新的活力

成熟溪流两边的梧桐树被遮蔽了,树下的人们缺少父母。孩子们在小溪里玩耍,与鱼和虾零距离接触。载游客参观时钟的旅游巴士...旗袍,礼服;儿童和青年;初秋的夜晚,成熟的小溪桥上挤满了拍照的人。也有情侣手牵手倚在桥上轻声低语。现在,熟溪桥已经成为武夷市民和游客用餐后的休闲时间卡。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城市规模的扩大,疏溪河两岸武义核心主城区的人口越来越密集,交通也越来越拥挤。为了疏通两岸交通,改善生活环境,2016年,县政府投资1亿多元启动了熟溪滨水景观步行系统项目。山水步行(Scale Walk)沿着熟溪两岸(从温泉桥到长安桥)建设,美化、绿化、亮化两岸环境,形成7公里休闲步行和文化走廊滨水景观步行圈。河岸溪滨水步道项目实施后,武夷主城区环境大为改善,市民休闲空间明显扩大,夜间“著名温泉城”更加耀眼。

对武夷人来说,只要她在那里,思乡和思念是相互依赖的。对游客来说,苏锡桥就像武夷山的定义。过桥后,只有值得一游。现在,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吴正义的苏锡桥已经迈进了一个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