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翻垃圾箱、偷东西,你身边有这样的“怪老人”吗?他们可能

2019-11-02 09:25:39

过去喜欢清洁的老人现在房间里堆满了垃圾。原本诚实正派的老人开始喜欢小偷小摸,甚至和异性用手和脚。阿尔茨海默氏病(Alzheimer disease),又称为阿尔茨海默氏病,不仅带走记忆,而且有强大的扭矩彻底改写“人类设计”。

作为一种没有有效药物治疗的疾病,阿尔茨海默病的重要保护因素是社会交往。友好的接受是延缓疾病发展的刹车垫。

接受这些“陌生老人”不仅是社会文明的体现,也是个人面对医学技术永恒的天花板时的最佳选择。

"如果我们活得够久,我们都可能患这种疾病。"阿尔茨海默病专家、山东省医院神经内科主任杜宜丰的话点燃了一盏启示之灯——接受这些“陌生老人”就是接受自己的未来。

9月21日,世界老年痴呆症日,让我们对“陌生老人”多一点理解和宽容。

成为“小偷”的母亲

放下电话,杨琳(化名)把箱子塞进包里,匆忙赶到社区的食品店。这是我母亲今年第三次因“偷窃”而被捕。

从最初的争吵和不满到流泪,到现在沉默的清算账目和她母亲的退出,杨琳一直在努力适应她母亲的新变化,但也感受到她周围越来越明显的误解和偏见。

杨琳,50岁,住在淄博市张店区。这位母亲已经78岁了,阿尔茨海默氏病已经被诊断了7年。

起初,我忘记了一些事情,比如在烹饪中加盐。慢慢地,一些复杂的操作无法完成,一旦熟练地使用电饭煲将不再使用。自去年以来,有了新的变化:我喜欢“偷”东西。

一把花生和一些绿色蔬菜...当我妈妈从口袋里拿出这些毫无价值的“脏东西”时,杨琳又气又恼:那个认真教她姐姐“偷针几个小时偷金子”的妈妈在哪里?

“性格变化是老年痴呆症的典型症状之一。人们高兴时变得安静,平静时变得易怒,有时会出现幻觉和妄想。”杜宜丰领导着一个治疗阿尔茨海默病的国家顶级研究团队。住院的老年病人来自全国各地。

"健忘和粗心通常是老年人的首要症状。"杜宜丰解释说,阿尔茨海默病是一种进行性神经退行性疾病。与良性记忆障碍不同,它的症状逐渐恶化。在中晚期,患者可能不再认识自己的孩子,不知道白天和黑夜,无法辨别季节变化,刷牙洗脸等基本自理能力丧失,最终甚至没有吞咽功能。

潜力最大的前两行

接受疾病是一回事,接受疾病又是另一回事。

“一个老人过去很整洁。当他生病时,他喜欢从外面捡垃圾回家。他的孩子不让他去,所以他藏在床下和枕头下。房子被严重扰乱,不得不被送到这里。”济南章丘区医疗护理联合中心的护士长刘桂华发现,几乎每一个搬进来的老年痴呆症患者都有艰难的家庭斗争。

甚至医务人员有时也觉得难以面对。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人经常利用换衣来照顾自己的手和脚。护士们非常不安,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向刘桂华抱怨。

宽容而没有坏心情是不容易的。护士刘桂华一次又一次地减轻了她的痛苦,她意识到应该有一个更好的方法来对付这种疾病,而不是总是被动地忍受和推开它。

这不是药物,至少目前不是。19年来,世界上没有针对阿尔茨海默病的新药上市。

杜宜丰在纸上画了三条线:“前两条潜力最大。”在这幅图中,第一部分代表无症状的临床前阶段,第二部分代表轻度认知障碍阶段,最后一部分是阿尔茨海默病阶段。

“在缺乏有效药物治疗的情况下,应更多地关注阿尔茨海默病的可控危险因素和保护因素。”杜逸风列举:吸烟和饮酒是可控的危险因素,改变不良生活习惯可以降低疾病的发病率;教育和社交是重要的保护因素。大脑的多用途和保持一定的社交频率可以起到一定的预防和延缓作用。

“囤积者”的希望

“对一个病人来说,对一个病人的诊断,永远不会有尽头。当医生走到一个阶段,他需要走到疾病的前面。”阿尔茨海默病的研究重塑了杜宜丰的医学观。疾病预防、公共卫生和相关研究现在是他工作的重点。

五年前,杜宜丰倡导建立全国最早的记忆诊所之一——山东省医院记忆诊所,希望能发现更多的老年记忆障碍者,筛查出早期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并及时干预。

他也是一个“囤积者”,将阿尔茨海默氏病患者和健康的老年人聚集在一起,同时为老年人提供活跃的社交场所并进行科学研究。业界著名的“阳谷队列”就是其中之一。他的团队带领阳谷县6000人进行阿尔茨海默病风险因素控制的研究。派驻当地的协调员定期组织参与者进行有氧运动,如集体散步,并每周进行三次翻牌游戏。社会交流、运动和认知训练等多管齐下的非药物手段有助于老年人避免或延缓阿尔茨海默病的发生。在老年大学,他邀请了一位音乐治疗教授带领老年人一起高声歌唱,寻找音乐的秘密来改善老年人的情绪。

“接受来自理解”。近年来,杜宜丰致力于科普宣传。他希望公众能够在了解阿尔茨海默病危害的基础上认识到其早期危险信号,并尽快发现和干预。

杨琳对他的母亲也有自己的期望。“我愿意付更多的钱,只是希望我周围的人能理解得更多,不要再叫她小偷了。”

新闻链接

老年痴呆症的十大危险信号;

1.影响日常生活的记忆变化。计划事情或解决问题的困难。在家里、工作场所或休闲活动中难以完成熟悉的任务。时间或地点的混淆。理解视觉图像和空间关系的困难。口语或写作中使用的单词出现新的困难。放错地方的物品和丧失回头和重做的能力。判断力差或减弱。退出工作或社会活动。情绪和性格的变化。